中國高等教育學會

"而立"之年的反思

作者:中國高等教育學會   時間:2015-02-05

--紀念《中國高教研究》創刊30周年

鄔大光

  在我國,"三十"是一個特殊的日子,是被稱之為"而立"之年的日子。凡是到了"而立"之年,大都少不了"回憶與紀念"。2014年11月份,收到中國高等教育學會秘書處的郵件,告知由學會主辦的《中國高教研究》到2015年,已經創刊30周年。為了紀念這個"而立"的日子,期刊編輯部決定組織一組筆談,以示紀念。作為學會的一員,恭敬不如從命,只好應允下來。一份刊物創刊30周年,就相當于一所大學建校30周年,紀念創刊,就是紀念校慶;紀念校慶,既可以從成就和祝賀說起,也可以從"反思和警示"切入。東西方不同的文化,造就了紀念活動時的不同價值取向和紀念方式。為了寫這篇文章,叫我的博士生找來了30年的全部期刊,粗略地翻了一下,首先有了如下的數據和基本概念。

  創刊于1985年的這份刊物,是改革開放之后,我國最早的高等教育刊物之一。30年間,她經歷了一次更名,從最初的《高等教育學報》,更名為《中國高教研究》。經歷了二次改版"擴張",從1985-1991年的季刊,到1992-1999年的雙月刊,再到21世紀開始的月刊。經歷了三任主編,分別是黃展鵬主編、王革主編和王小梅主編。30年間,共出版了255期(含4期增刊),"網羅"了近千位作者,其中包括黨和國家領導人、改革開放以來歷任教育部長(教委主任)和分管高等教育的副部長(副主任)、大學校長、教育廳長等不同級別的高等教育領導者和管理者,也包括那些"職業"的高等教育研究學者,還有在讀的博士生和碩士生。30年間,共發表了八千余篇文章,其中被人大復印資料和《新華文摘》轉引的文章幾百篇。按作者單位統計,涵蓋了我國500余所高校,上至"陽春白雪"的清華北大,下至"下里巴人"的高職院校和民辦高校,乃至于部分以省政府名義出現的文章。30年中,在貴刊發表文章最多的作者是周遠清會長,有47篇;還有瞿振元會長17篇,楊叔子校長16篇,我的老師潘懋元教授有11篇,令我看了之后汗顏。30年間,曾設有令人喜歡的"探索與爭鳴"、"加強人文素質教育研究"以及"促進人文教育與科學教育的融合"欄目,也有不受人待見的"高校保衛工作研究"以及"學會和期刊編輯工作研究"等欄目。可惜的是,一些受寵的欄目與不受人喜歡的欄目,就像把"小孩和臟水"都潑掉了一樣。30年間,從最初沒有中文摘要和關鍵詞,到2003年開始,文章出現了中文摘要和關鍵詞,再到2012年開始有英文題目、摘要及關鍵詞。同時我還注意到,從1988年開始,貴刊出現了廣告;從1994年開始,封面開始采用彩色圖片,包括人物照片和高校的校園風光照片,其中該年第4期,第一次采用高校的校園大門作為封面;從2000年開始,幾乎每期都有高校的廣告宣傳頁,每期刊登4~6所高校不等。30年中,最長的文章有52頁,刊登的為完整的研究報告,最短的文章有1頁;最少的一期有14篇文章,最多的一期有53篇文章,尤其是在1998年和1999年兩個年份,每期文章數量都超過40篇。如果有更多的時間,再做進一步的詳細統計,可以得出更多的數據,給我們提供更多的分析視角。

  《中國高教研究》作者發文數量排序(1986-2014年)

  《中國高教研究》作者單位數量排序(1986-2014年)

  以上數據,既有"溫暖"的一面,也有"冰冷"的一面。通過以上最簡單、也不夠全面的統計數據,對貴刊30年走過的路,可以做如下的基本判斷和評價:這是一份有明確辦刊宗旨和使命的期刊,既堅持了最初確立的辦刊宗旨,又不囿于某些"陳規戒律"。這是一份受各級領導高度重視的期刊,浸透著許多高教管理者和研究者的心血,涵蓋的作者隊伍是其他同類期刊無法比肩的。這是一份經過市場經濟洗禮的期刊,留下的既有順應某些"市場潮流"的痕跡,也有超越了"市場潮流"和影響的烙印。這是一份展示中國高等教育走向大眾化"縮影"的期刊,刊物的"更名""擴版"與大學的"更名""升級"有一定的相似,從中可以看到從不規范逐步走向規范,從稚嫩走向成熟的痕跡。這是一份典型的"專業化"期刊,始終恪守于"高等教育",從不偏離軌道;還是一份特色鮮明的"本土化"期刊,共有9篇文章出自外國學者,"國際化"的初衷只是時隱時現。仔細品味160本期刊,不同的觀者可以截取不同的數據;面對不同的數據,不同的作者可以做出不同的結論和判斷。通過這160本期刊,你可以看到一幅立體的中國高等教育30年的發展畫面,既可以得出"這是一份不斷進取的期刊",也可以得出"這是一份似乎走過彎路正在上升的期刊"。無論如何,30年的期刊史,令人回味,值得反思。

86期六开彩玄机图